砚染墨

凯莉的女人绝不认输x

p1瑞凯打架x
p2凯莉性转(・ω・)ノ

夜间脑洞

粉红色,糖果,小裙子,少女心满满。所以啊,凯莉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一个女孩子。
啊,对了,那个女孩子脸上的微笑里可是藏着非常不可爱的刀子呢。
刀子很锋利,一不注意刀子就会刺入心脏,要小心哦。
不过呢,如果你够可爱,她有可能会放下刀子和你玩,还会给你很多很多的糖果。注意哦,千万不能让她感到无聊,她会不高兴的。不要让女孩子生气,尤其是可爱的女孩子。
嗯?怎么让她不无聊?抱歉啊,我可不知道,女孩子的心可是很难懂的。
请在华丽的舞台上做一个小丑吧,摆个滑稽又好笑的表情,这样她就会笑了。
千万不能对她说谎,除非你是一个骗术极高的人,否则你瞒不过她的,她的眼睛就像是清晨绿叶上的露珠那般剔透。你舍不得骗她的,对吧?

【金凯】不会取名_(:з」∠)_

-cp为金凯,不喜请点左上角
-小学生文笔,写了好几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心力交瘁
-动画凯设定,ooc
-特别特别矫情的一篇文,
-我不知道凯莉从哪看来的话,因为是我编的
那么开始
=============
阳光透过密布的树叶,在地上点缀着斑斑点点的金色。两个人就坐在树下,女孩子给男孩子包扎,嘴里念叨着什么。
“你是傻的吗”凯莉没好气的对着金说,手上动作不停帮金打着绷带。“不过耐摔一点,就真当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了啊?”
完全想不通金这傻小子到底在想什么,平时做事不带脑子也就算了,这次居然跑到森林的深处,如果不是发现及时,估计金就要变成那群巨兽的盘中餐了。
听了凯莉的训斥,金也不生气,脸上挂着没心没肺的笑,从口袋拿出一朵正在绽放的花朵递给凯莉,:
“嘿嘿,刚刚在那里看到这个,觉得这个很适合凯莉,就跑去摘了。”金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“女生的话,不是都很喜欢这个嘛。”
如果放在平时凯莉肯定会嘲讽一句,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,然而。
也许是因为金的笑容过于灿烂,或许是因为他手臂上着的绷带,亦或许是他手中拿着的花朵过于鲜艳,不知道什么原因使凯莉恍惚了一下。
使凯莉暴露出这一瞬间的破绽,直到后来想起这一瞬间,大概是她整个赛季中犯的足以致命的第二个错误了。
因为现在的她耳边听到了自己的加快的心跳声,一声一声漫过自己的思绪,整个人呆愣住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自己从哪本书里看到的一句话
———有的人天生就像是太阳,大大方方的挥洒着自己的热情。
她下意识的拍掉金的手,两个人都愣了,他吓了一跳,而她回过神,僵硬的扯了一个笑容,想起那句话的后一部分。
———而有的人就像是潮湿洞穴里的蝙蝠,厌恶着阳光。
“....我不需要”
意识到了什么,凯莉迅速转过身,像一个败者一般,狼狈的离开。而胜者毫无知觉,依旧站在原地,保持着原来的姿态。
“诶,为什么啊。”金望着凯莉远去的背影,盯着手里的花,歪了歪头“不喜欢吗”

-
刚解决完一个巨兽的格瑞猛的被人撞了一下,微微皱眉,而始作俑者也后退了一大步,格瑞拿着烈斩拦住凯莉,盯着她说:
“去哪?”
被问着的人抬起头,少见的冷着脸:
“什么时候格瑞大人管起别人的闲事了。”
说完后,绕开格瑞,直接向森林外跑去。
一路跑着,却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里去,凯莉捂着胸口感受着剧烈的跳动,咬紧牙,眼中尽是不甘心。
低声喃喃“本小姐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个傻子。”
“怎么可能。”
“那就是个傻子。”
“最多当本小姐的玩具。”
“.....”
像是劝说自己一般,用不断的话语来试图掩盖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风微微吹过,把凯莉的头发吹到自己的脸上,把凯莉往日的理智吹了回去。
凯莉缓缓的停下脚步,站在原地,回过头看向森林深处,幽暗的,歪曲的,密密麻麻的树枝遮挡住了光线,看不到一丝光。
沉默了一会儿,凯莉召出星月刃,一言不发的人坐了上去,星月刃载着凯莉缓缓移动着。
远远的望见金在和格瑞说话,或许可以说是金一个人在说,格瑞一言不发的在听。
凯莉突然笑了下,从嘴里吐出一句话
“你也不适合他”
-
“诶,凯莉,你回来了?刚才突然走掉是有什么事吗?”
“小女生的事情啦,你们男生不懂的”
凯莉漫不经心的笑着。
-
夜晚往往是最危险的的时候,尤其在这场比赛中,参赛者必须无时不刻保持着警惕,不过这对凯莉不成问题。
凯莉扒开老骨头的嘴巴,一脚还没伸进去就被人抓住手腕扯了出来,长期养成的习惯使凯莉下意识的做出攻击。另一只手拿出星月镖就往后面投射出去。
漂亮的星状物体在夜色里显得棱角分明,不时被照射出的寒光宣告了它的危险。
只可惜的是,在格瑞面前只不过是玩具一样的物件。
格瑞直接抽刀把星月镖打到一旁,改变轨迹的星月镖便直接插入泥土中。凯莉转过身,就看到格瑞提着烈斩一脸冷淡的看着她。
跟总喜欢把心情摆在脸上的金相比,格瑞的表情都像是冰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冷漠至极的样子,让人觉得无趣的很。
兴许是觉得格瑞早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,也懒的再伪装成无辜小绵羊的模样,凯莉双手抱臂,挑起眉毛
“格瑞,大晚上的,把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姐拉住是想做什么?”
“嗯....让我猜猜。”
凯莉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,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,笑嘻嘻的冲格瑞说
“该不会是为了金吧。”
话刚说完,就听到格瑞用着和他本人一样冷淡的声音说
“离金远点。”
意料之中的话,黑暗中格瑞有些看不清凯莉的脸,只听到她用着欢快的语调说了句
“我不会害他的。”
格瑞的眼神一时锐利了起来,像是他那把锋利的烈斩,让人不敢直视。
“我为什么要信你”
凯莉移开视线,盯着扎入泥土里的星月镖,沉默了一会,凯莉转过身,扒开老骨头的嘴巴,顿了一下,勾起嘴角,
“你爱信不信咯”
夜晚的星星格外的美丽,组成了一幅完美的星空图。格瑞就站在这片天空下,就这么看着凯莉打开那个奇怪的东西,丢下一句莫名的的话就走了进去。
等那个奇怪的东西飘走很远之后,格瑞缓缓的将刀收了起来,抬起头看了下天空中的闪烁着的光芒。又低下头向金的方向走去。
满嘴谎言的魔女自是不可信,真的也好,假的也好。他都会提起手中的剑,斩断一切阻碍他的人和物。
-


“凯莉!凯莉!”
叫什么,吵死了,本小姐不就在他身边吗。
想要这么回答的凯莉无力的倒了下去,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原本背对着自己的人转了过来,不过听声音也知道是那个傻子。
胸口处撕裂开的痛感使凯莉几度想要尖叫,可笑的自尊硬是让她忍了下来。
凯莉也看到了随着金赶来的格瑞脸上难得的震惊。真有趣啊。
不过也是,谁会想到呢,不择手段的阴险家会放弃利用,而自私自利的魔女小姐也会做出替人挡刀的行为。
朦胧中,隐约看见金在嚎哭着说些什么, 反正也听不清了,
凯莉突然想起自己的那个哥哥来。
到现在她还记得那只狐狸仿佛带着什么意味的笑。
那时的鬼狐天冲笑着对凯莉说了一句
“你变了呢”
而那时的凯莉微微一顿,抬起头不屑的说
“搞得你原来很了解我一样”
“到现在还这么孩子气啊。”
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狡猾,又像是带着一丝叹息,冷漠各种情绪参杂在一起,像一团橡皮泥和各种颜色揉在一起,融合,消失。最后只剩下无尽的黑。
从某种角度上,我还真是和你没什么区别,鬼狐天冲。
血液不断从凯莉的伤口流出,心脏跳动的次数也逐渐变得缓慢,大概现在的她正在坠入名为死亡的深渊中吧。
如果,我没爱上他,如果,我不是这种人,如果......我们从未见过
这么多的如果,那也只是如果。
满身污秽的魔女啊,注定只能在泥沼里挣扎最后沉陷。所谓的救赎,那也只是谎言。
凯莉闭上双眼漫不经心地笑了,金你该感谢我,没把你毁了。
参赛者凯莉———死亡
平时软萌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格外刺耳,不过也没人去注意了。
金紧紧的抱住凯莉,低声呜咽着,干净的脸上蹭上了几抹红色,直到凯莉化作原力飘向天空,脸上的红色也化成几点光圈随着凯莉的人原力飘向了天空。
站在金后面的格瑞就看着星状的物体缓缓上升,最后隐入那片星空中,到头来,什么也没留下。
一片混乱的战场上,断掉的刀刃,已经干涸的血迹,随处可见。 活着的人还在战斗着,为了赢也为了继续活下去。
谁也没听到低声哭泣的少年悄悄的那句
喜欢你,凯莉。
阴暗处的蝙蝠厌恶着阳光,然而凯莉可不是蝙蝠呢,毕竟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珍宝,即使是阳光都会被她吸引,不是吗?





-END-




一点点的碎碎念
私心觉得,凯莉爱上金就像是坏女孩爱上好男孩,面对爱情有点小自卑,却也有着她的骄傲,动画凯算是傲娇吧。漫画凯就是大佬作派,更加心狠手辣(?
感觉语病很多,哪个小天使可以帮我捉下虫什么的_(:з」∠)_
emmmm感谢看到最后的你

深夜摸鱼,想试试新的上色方法,但还是毁了ˊ_>ˋ,看了看太太的图我深深觉得自己就是一条废鱼,被打击跪地,爬起来继续努力总能成为大佬的,握拳,顺便滤镜真是个好东西∠( ᐛ 」∠)_
p1是用了滤镜的,
p2是没用滤镜的
p3是没背景没滤镜

好的,果然没过🙃,我要继续咸鱼去

我也来玩玩xxx,三天后fo过20点图,文都可以,反正我图力就摆那了,凯中心向都可以,除鬼莉和凯幻因为是在写不出qaq
热门bl我雷
没过就很尴尬了∠( ᐛ 」∠)_

第二张有bug于是就重发了∠( ᐛ 」∠)_

学会了新的画法,一时兴奋,我怕是有病,动作有参考

爱是一道光

凯莉是国宝,特别喜欢睡觉,常常会抱着叫老骨头的抱枕在竹林里睡觉,即使到饭点也依旧在睡,有时候会拿游客给的糖吃,但总是被格瑞发现并无情拿走x
格瑞饲养员/奶爸,带着凯莉,常常会因为凯莉拿游客的吃食而苦恼,有一项绝技——无论凯莉把糖藏在哪都能发现x
金由于自己的姐姐在做有关照顾熊猫的工作,所以也会常常来基地看望姐姐
有时候会偷偷给凯莉带糖,最后被竹马格瑞禁止x
嘉德罗斯也是国宝,小名老大
仗着自己体壮去欺负其他熊猫x
雷德是专门照顾嘉德罗斯的饲养员,自称是嘉德罗斯的手下,对专门来看熊猫嘉德罗斯的游客蒙特祖玛一见钟情xxxx
感觉这样特别好玩(*/ω\*)
没有cp向(要是cp还得了
tag还是不瞎打了
只是单纯想看格瑞宠凯莉(有吗?
本来还有小短漫但实在肝不动orz
话说我拿国宝...会不会被查水表???
啊啊啊啊啊啊熊猫好可爱的啊啊啊啊

责任

极度ooc!ooc!ooc!
傻白甜有,瑞凯有

难得的甜饼x

我就是想看瑞凯抱抱而已qaq

其实我还爱着紫堂幻和金的,真的(没良心的大笑x
以上没问题的话,那就开始ww
=====
责任的含义是社会上人与人之间互相承诺。
“麻烦你们了,帮我抬东西”格瑞站在电梯里,抱着不多的书对着对面的两人说道。
金手上抬着高高的箱子,从晃晃悠悠的箱子后露出一张脸,笑的十分灿烂“没事,平时
我们也总是麻烦你。”
一把将手上的箱子放在地上,微微喘气,拍拍身边的人的肩膀“你说是吧,紫堂。”
被叫到的人一愣,把手上抱着的材料放到地上,擦了擦脸上的汗,“啊,是啊,总是麻烦你,帮个忙没什么的。”
等待电梯上去的时间就在说话间过去,电梯门就开了,金抬起箱子,走了出去,随意的问道
“对了格瑞,说起来这么久没见了,你现在是独居吗?”
“....有一个室友”
金顿时兴奋了起来,好奇地问
“诶~是个什么样的人”
格瑞低下头,少见的勾起嘴角,轻轻的说“很麻烦的一个人。”
不过没有人听到这过低的声音。
格瑞站在门口停了下来,紫堂幻和金也停了下来,格瑞 一手抱着书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刚插进去还没转开,门就哗的一下打开。
然后金和紫堂幻就看到一道粉色身影扑到格瑞身上,格瑞一僵随后放松下来,拍了拍凯莉的背低声问怎么了,凯莉紧紧的抱着格瑞,“格空调,ntm死哪去了,吓死老娘了,呜。”
格瑞望客厅里望,客厅电视正放着尖叫声,又拍了拍凯莉的背,安慰道 “不就看鬼片吗,没事了。”说完顿了顿,有些奇怪的问道“以前你不是还拿鬼故事吓嘉德罗斯吗,怎么会怕这个”
凯莉咬了咬牙,红着鼻子说
“你还好意思说,这都是你的错。”
“嗯?”
凯莉把脸埋在格瑞的胸前,低声抱怨“都怪你,呜。我不会煮饭,你就爬起来帮我煮,碗也是你洗,天黑了,也是你陪我一块回去,我电脑坏了也是你修,什么事都是你帮我做的。”边说眼泪就哗啦啦的往下掉,呜咽着说“我现在无论出了什么事下意识都会向你撒娇,所以说我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啊,呜。我不管,你要负责。”
格瑞微微眯眼,揉了揉凯莉的头,语气平淡的说
“那交往吧。”
凯莉揉着眼睛的动作一顿,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,格瑞一本正经的问道
“你不是要我负责吗”
凯莉似是没想到格瑞会说这种话彻底愣在原地,
“今后你的人生我会负责到底的。嗯....”格瑞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“你今后人生的所有糖果我也会负责到底的。”
格瑞盯着凯莉的眼睛,淡淡的问“那么,你愿意让我承担起这个责任吗?”
语气平淡,仿佛什么也不在意,但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的紧张,比如凯莉。
凯莉抿了抿唇,扭过头说“为了我今后的糖果有着落,你说我乐不乐意。”
格瑞揽住凯莉,叹息了一声“我很高兴。”
等格瑞松开凯莉,格瑞才记起在一旁站了很久的两个人。转过身,指着凯莉对紫堂幻和金说“凯莉,我室友。”又拉起凯莉的手“也是我女朋友。”
.
.
.
.
.
.
.
.
这tm就是你伤害我们的理由???